所在位置:

有一種信念叫人民警察——記全國“時代楷模”崔光日

來源:吉林日報 發布時間:2016-03-01 15:25 字體顯示:

崔光日當了26年的警察,他依然清晰地記得,小時候偷穿父親警服時的向往與自豪。在年幼的崔光日看來,警察就是英雄。

穿上警服成為一名人民警察,夢想的種子在1989年開花結果,那一年崔光日23歲。喜愛的警服,一穿就是26年,崔光日干過看守警、派出所民警、緝私警、緝毒警等多個警種,如今,他是一名交警,現任延邊州汪清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城區中隊指導員。日前,中宣部授予崔光日“時代楷模”榮譽稱號。

26年來,無論身處什么工作崗位,崔光日都用實際行動踐行著“人民公安為人民”的莊嚴承諾,始終保持愛民為民的不變本色。當看守警,他兢兢業業;當派出所民警,他愛民護民;做緝私警,他爬冰臥雪盡忠職守;做緝毒警,他勇斗歹徒毫無懼色;做交警,他英勇頑強忠誠敬業,他一直在詮釋著人民警察的深刻內涵。

“選擇警察這個職業,是我一輩子的驕傲。”崔光日說,“我永遠不會忘記自己是一名人民警察,任何時刻都要對得起頭上的國徽,對得起身上的警服,對得起人民給予我們的信任與重托。”

 “既然穿上了這身警服,就要堅定一輩子的信念,甘愿付出,擔當起服務人民、維護和諧的責任。”

——崔光日愛崗敬業,忠于職守,彰顯了人民警察的政治本色。

崔光日在每一個崗位、每一項工作中,都滿腔熱忱地投入,兢兢業業地干好,從來不給自己留什么遺憾。與他共過事的同事們都覺得,他對工作的認真執著已經到了“癡情”的地步。他常說:“一個人如果工作不干出個樣子來,就沒有尊嚴。”

2002年,崔光日臨危受命,調任至全縣有名的落后所——東光鎮派出所任代理所長。所里不僅業務開展得不好,就連辦公用房都很困難,8個民警擠在一間小平房里辦公,跟報案人取證談話還得借用鎮政府的收發室。

當時所里的民警王保華回憶說:“那時候所里的民警都垂頭喪氣的,這工作怎么開展?可崔光日來了后確實不一樣了,他鼓勵我們說:‘這工作咱們不干則已,干就必須好好干!’各項工作他都帶頭,他咋干,我們就咋干。”

崔光日先是協調鎮政府,解決了辦公用房;為了盡快推進工作,自己在所里一住就是半年多。

東光鎮是林區,防火宣傳是鎮里的重點工作。這工作并不在派出所的職責范圍內,但崔光日還是把這活兒攬了過來。鎮司法所所長金東國經常和崔光日下到村里發放防火傳單,做防火宣傳工作。“崔光日跟老鄉熟悉極了,看到誰家柴草垛隨處亂堆,只要他上去做工作,指定做得通。”金東國說,“這么多年過去了,一直到現在山前山后也沒有隨意吸煙,亂堆柴草垛的,這都是崔光日那時候打下的底子。”

在他的帶領下,不出一年,東光鎮派出所的工作就有了起色,落后所變成了先進所。

現在一到冬季,汪清縣百草溝交警中隊警務室的門口總會有一堆沙子,巡邏的執勤車后備箱里更會常備兩把鐵鍬和編織袋。這個工作習慣的形成要追溯到2007年,崔光日在百草溝交警中隊任中隊長的時候。

“有一天剛下過雪,正是最需要提高警惕注意交通安全的時候,我一大早就來百草溝中隊查崗。”縣交警大隊教導員金春華回憶到,“一到中隊,我發現所有民警都沒在辦公室。”

金春華當時真生氣了,打算找到崔光日后嚴厲批評。可食堂炊事員告訴他,崔光日和整個中隊的民警昨晚根本沒回家,起早就都去出外勤了。

原來,在百草溝中隊的轄區中,有一路段是202省道老松線118公里到120公里處,這是汪清縣到延吉市的必經之路。這個路段坡度大、彎道多,到了雪天路面打滑,行駛車輛上坡上不去,下坡剎不住,特別危險,極易發生交通事故。這天,當金春華找到崔光日時,他正帶著4名民警一鍬一鍬地為這危險路段揚沙子呢。

盡管是零下20多攝氏度的寒冬,但崔光日他們干得熱火朝天,大家都把帽子放到了一邊,一個個不僅嘴里吐著一團團白氣,頭發上更是掛滿了白霜。這場景讓金春華把準備好的批評詞咽回到肚子里,順手拿起一把鍬,加入了揚沙子的隊伍。看到坡上的車輛排得越來越多,崔光日又跑到坡上開始一輛輛疏導。“干起活來,身上全是汗,等在路邊一站,身上立馬凍透了,那滋味可真不好受。”金春華回憶說,“可我清楚地記得路過的司機們有的長按一聲喇叭、有的搖下車窗道聲辛苦、有的微笑點頭致意……”

任國權就是這些司機中的一員,專跑汪清到延吉的客運線路,這兩公里危險路段是他每天的必經之路。他說:“起初我挺驚訝的,交警主要負責指揮交通,往路面揚沙子也不是交警的工作啊。”

這個路段坡度大,有的司機開不上來,崔光日就帶著民警跑到車后面使勁推;下坡彎道多,新手司機不敢開,崔光日和民警們就幫著開下來。“他周末還抽時間去我們客運公司,給大家作行車安全的法規講座,他真心希望每個司機都能平平安安的。”任國權說,在百草溝,凡是認識崔光日的司機,看到他在執勤,即使不打招呼,也會在心里“給他按個笛兒、敬個禮”。

8年時間過去了,百草溝中隊的中隊長已經換了好幾任,但是每到下雪路滑的時候,民警們都會帶著鐵鍬,到危險易滑路段去揚沙子;日常巡邏從早6點到晚8點,每天延長4小時,管控力度大大增強。現任百草溝中隊中隊長柳基元說:“這些好習慣都是崔光日留下的。”由于措施得當,當年百草溝中隊轄區內的交通事故比以前下降了40%

選擇了做人民警察,就要用行動去踐守諾言。崔光日用他熱忱的工作量出了對這個職業沉甸甸的愛和對黨的事業的無比忠誠!

“當警察不能怕死!面對危險時,你不沖在前面,誰沖在前面?維護社會安寧,是警察的責任!”

——崔光日英勇無畏、不懼危險,展示了人民警察的剛強血性。

與各種各樣的犯罪做斗爭,是人民警察的天職。戰友們評價崔光日時都會說他作風勇猛,是一條鐵骨錚錚、渾身是膽的好漢。每次執行抓捕任務,崔光日總要求沖鋒在前。

崔光日說:“在穿上警服的那天起,我就有了在困難和危險中戰斗的覺悟。”

1995年夏天,一名服刑的罪犯在勞動時脫逃。崔光日與同事赴山東萊州執行抓捕任務。當趕赴逃犯藏身地點實施抓捕時,那名逃犯手持鐵釬拒捕,并猛然用鐵釬砸向戰友頭部,危急時刻,崔光日毅然推開戰友,用手臂擋住了鐵釬,忍著疼痛,順勢奪下鐵釬,將逃犯制服。

2000年左右,中朝邊境走私活躍,嚴重影響了社會治安穩定。崔光日被調入緝私隊,任副隊長。他與4名戰友在山里設伏堵截一年多,先后查獲走私車輛50余臺,案值近千萬元。這兩個簡單的數字背后,有多少日曬雨淋,有多少爬冰臥雪,只有崔光日和戰友們知曉。

與崔光日一同在緝私隊工作的韓仁德回憶說,崔光日總是搶著擔任前方的“瞭望哨”工作,那需要在偵查位置一動不動地趴著觀察,發現犯罪分子動向再為后方戰友通風報信。“都是晚上放哨,一趴一晚上,凌晨下來。有時我們提出半夜換崗,可他怕‘打草驚蛇’,死活不同意,一次遇到下雪,他整個人都被雪蓋住了,硬是一動沒動。連樹林里的啄木鳥都以為他是木樁子,一次在他的頭盔上連啄了好幾下。”惡劣的環境,給崔光日的身體帶來了傷害,戰友們發現他經常大口喝水,催他去檢查他也一直拖著,等完成任務后,他已患上嚴重的糖尿病。

生與死的考驗,于崔光日而言,不只一次。

20028月的一天,時任緝毒警察的崔光日身著便裝外出辦案。在一家小飯店里,趕上了兩伙人打架。縣看守所民警安松哲現在還記得,其中一伙人拿著他只在電影里見過的大鋼刀。正值午間,進出飯店的人很多,械斗隨時可能傷及無辜。人命關天!在這危急時刻,崔光日一個箭步沖了上去,大喝一聲:“我是警察,把刀放下!”行兇者發現有人阻攔,拿刀就捅。崔光日沒有一絲猶疑,撲過去與拿刀的人搏斗在一起。等其他戰友趕到,扶起倒在地上的崔光日時,才發現他腹部被刺中兩刀,腸子流出拳頭那么大,鮮血染紅了衣服淌到了地上。可崔光日的第一句話竟是:“人抓到沒?”

“面對這么兇惡的歹徒,你不怕死嗎?”

“當警察就不能怕死!維護社會安寧,這是我們的責任!”這是崔光日每次面對大家詢問時的堅定回答。

從事交警工作后,雖然遠離了與犯罪分子針鋒相對的戰場,但崔光日仍把這種英勇頑強的作風帶到日常執法服務當中。

20128月,一場大雨過后,四面八方的山洪涌入地處山區盆地的汪清縣城,致使縣里發生嚴重內澇。由于當時街道正在修建,路面坑洼不平,極易發生交通意外。崔光日組織民警上路指揮交通,親自到各個險段巡查。當發現一輛車陷入深水坑不斷下沉時,崔光日還是沒有猶豫,立刻沖過去跳入水中,奮力將司機從車中拉了出來,避免了意外發生。那一刻,目睹了他救人過程的群眾鼓掌歡呼,無不為汪清有這樣一位好警察而慶幸。

選擇了做人民警察,就要用生命去守護誓言。崔光日用挺身而出寫就了對這個職業的無畏擔當和對人民群眾的深情似海!

“法是法,情是情,當警察就要秉公執法,這是對群眾最大的保護。”

——崔光日剛正不阿、不徇私情,刻畫了人民警察的堅定品質。

崔光日從事交警工作10余年,執法數萬次,他實現了零違紀、零有責投訴、零執法過錯,他一直堅持對所有駕駛員一視同仁,無論領導還是群眾、無論親戚朋友還是陌生人、無論外地人還是本地駕駛員。

2008年起,崔光日被調回城區交警中隊,他的執勤區域回到了汪清縣城范圍內。他執法鐵面無私、六親不認,在汪清縣出了名。因為交通違章,他處罰過朋友的妻子,處罰過領導的家人,甚至還處罰過一起同窗讀書的同學。汪清的司機都知道崔光日誰的面子也不給。那些想走關系說情的,總會在崔光日這里碰一鼻子灰。

2012年農歷臘月二十九,大家都在忙著采購年貨,崔光日攔住了一輛在轉盤道逆行的出租車。聽說要罰款200元錢,駕駛員向崔光日求情說:“您就別罰我了,要不是缺錢也不能大過年的還出車干活,現在家里年貨還沒買呢。”崔光日聽了這話,并沒手軟,罰單照開。

事后,他馬上向人打聽到這個司機,得之說的是實情,崔光日跑到市場買了300多元錢的年貨,讓司機來交警隊取。他對這名司機說:“你違章我必須處罰,如果人人都不守交通法規,秩序不就亂了嗎。但法是法,情是情,這是我個人的一點兒心意,拿回去過年吧。”

出租車司機孔慶忠2002年從黑龍江雞西來到汪清,最開始開“小面的”。由于急于載客,經常違反交通規則,總被崔光日罰款。

好鉆牛角尖的孔慶忠根本不相信有交警能公正執法,“我心中犯嘀咕,他肯定因為我是外地人,所以欺負我。”他暗中糾集一些司機,沒少給這位崔警官“找麻煩”。只要看到崔光日在執勤,就表現得十分規矩,可一離開崔光日的視線,他們就撒了歡似地跑,哪里還管什么違章不違章,有幾次還造成了交通混亂。聽說城區交警大隊挨了領導批評,孔慶忠為自己出了怨氣而沾沾自喜。

他本以為跟崔光日的關系肯定“掰”了。可有一次下大雪,讓孔慶忠解開了“心結”。那天雪下得特別大,路上的很多車都陷在雪里走不了。“只要有車陷住了,他就一輛輛地幫忙推;有老人孩子過馬路,他就趕快去扶。”眼前的一幕幕讓孔慶忠感到,自己對崔光日的反感不見了。“正想著呢,就看崔光日走了過來敲我車窗,還關切地問我需要幫忙不。聽了這話,說實在的,心真亂了。”

放下心結,看問題就客觀了,尤其是他多次發現崔光日執法確實是一碗水端平,管你是私家車還是公家車,違反了交通規則,一樣處罰,老孔徹底服了。

既想彌補以前的過錯,更希望為這個第二故鄉作點貢獻,孔慶忠和其他司機組成了“愛心車隊”,經常捐款出力,幫助了很多需要幫助的人。

“崔光日這人,用咱東北人的話說,是個爺們兒!”孔慶忠由衷地豎起大拇指。

選擇了做人民警察,就要用奉獻去呵護平安。崔光日用平凡日子的堅守實踐了對這個職業的無悔付出和對人民群眾的質樸情懷。

“我沒做過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或破過什么大案,只是干了一些應該干的事,可能有些事兒做得細些。”

——崔光日心系群眾,竭誠為民,書寫了人民警察的自覺擔當。

崔光日習慣于站在群眾的角度想問題,不放過細枝末節,不忽視點滴小事。

在百草溝中隊任中隊長時,他發現當地農民大多使用手扶拖拉機出行。因為拖拉機前后燈光不足,每年在公路上都有數起夜間追尾傷亡事故發生。

為了減少這類事故,崔光日一邊加強交通安全宣傳,一邊冥思苦想好辦法。聽說牡丹江那邊有反光紙,就托人自費買了回來,他和民警們把反光紙剪成一個個大小合適的粘貼,用了一個月時間,給轄區內300多臺手扶拖拉機全部貼上了。當年百草溝鎮沒有發生一起拖拉機追尾事故。

百草溝鎮鳳林村村民錢忠還記得當時被崔光日叫住的場景,“當時天都黑了,我心里就納悶了,從來也沒有交警來管咱們農用車。”錢忠說,“當時心里很忐忑,可他走過來后,幫我在拖拉機后面貼上了反光貼,并叮囑我注意安全。”等發現他前燈也壞了,就又叫住了他,拿出一個手電筒綁在了拖拉機前面。

村民們出行都離不開手扶拖拉機,十幾個人站車上去趕集、喝喜酒后開車回家,原來都很常見,崔光日和民警們不斷地宣傳說服、批評教育。現在,鳳林村的交通事故非常少,“要不哪個農忙季節沒幾起啊。”錢忠感嘆。

20134月,崔光日在執勤時發現一輛無牌夏利車逆向行駛,連續沖過4個關卡。他緊追不舍逼停該車后,發現司機是一位60多歲的老人,車輛已經到報廢期。“沒事,撞了人有民政局呢。”混亂的話語讓崔光日判斷出此人精神不正常,如果發生交通事故后果不堪設想。

于是,他先把報廢車暫扣下來,對司機進行調查走訪。了解到該司機是從一位車主那兒低價買的車,他就去協調當地政府補償了原車主的損失,又讓原車主把賣車款退還給老人,既達到了雙方滿意,又消除了一大安全隱患。其實車輛已到報廢期,崔光日完全可以扣下后送去報廢就行了。但他卻沒圖清靜,為的就是讓群眾滿意。

就是這樣一個為了群眾永遠不厭其煩的人,在記者問起家人時,他卻非常干脆地說:“我不談家人,我欠她們太多,我其實也是戀家的人,我也想做一個好丈夫、好父親,但我做的太少了。”

選擇了做人民警察,就要用主動擔當去履約。崔光日把“為人民服務”的宗旨融入了對這個職業的日常追求中,群眾的安全和幸福始終是他工作的唯一目標。

“只要我還能站在街上執勤,就絕不會躺在床上等死。”

——崔光日抗擊病魔、執著堅守,詮釋了人民警察的堅韌意志。

崔光日任城區中隊指導員后,他每天的時間安排是這樣的:

700,到汪清縣第一實驗小學的護學崗,護送孩子們過馬路;

740后,開始檢查全隊交警的執勤情況;然后到執勤崗,進行路面執勤;

1600左右,又出現在一實驗小學門前,護送孩子放學;

由于長期勞累,崔光日出現惡心、頭暈、乏力等癥狀,3次因勞累過度暈倒在工作崗位上。20128月,崔光日被確診為尿毒癥,只能靠血液透析來維持生命。

即使每兩天就要進行一次4小時的透析,他也依然堅持著這個時間表。

只要病情稍稍緩解,崔光日就要求回到工作崗位上。同事們勸他好好休養,他卻說:“只要我還能站在街上執勤,就絕不會躺在床上等死。”

每次出去執勤,崔光日身上都要帶上3樣特別的東西:拖鞋、棉襖和小水壺。因為生病,執勤站時間長了,他的腿腳就會浮腫,他就在辦公室備了一雙拖鞋;因為患病體質虛弱,身體免疫力低,他得比平常人穿的厚,特別是春秋兩季,其他同事還穿著單衣,他已早早把棉襖換上了;執勤需要喊話,經常口干舌燥,但尿毒癥最怕水喝多了,他就專門買來一個小學生常用的那種帶吸管的小水壺,每次嗓子干了就用吸管沾沾嘴唇。

領導想把崔光日調換到更加輕松的崗位,讓他有更多時間休息,可崔光日堅決不同意。他坦誠地說:“我最大的愛好就是工作,疾病不可怕,最可怕的是離開我熱愛的工作崗位。”

在汪清縣中醫院透析科,崔光日是出了名的不聽話,不按時來透析、不按時休息。醫院安排他一周進行3次血液透析,每周一、三、五做。他自己一合計,按照這個方案,一周就得請3天假,要是換到每周二、四、六做呢,就可以多占一個休息日,少占一個工作日,有更多的時間去工作。于是,在崔光日強烈要求下,醫院也只好按他的意愿調整透析計劃。

“血液透析需要在胳膊上做個瘺。正常情況下,這個瘺輕易都不會堵塞,而崔光日才一年多就堵了,這都是因為他經常用那只胳膊勞累造成的。”崔光日的主治醫生宋冰無奈地說,“為了讓他能夠繼續透析,我們只能采取臨時措施,在他脖子后面做一個臨時頸部插管,可就是這樣,他還是堅持去上班。”

崔光日從不避諱談論自己的病情和工作,他常說:“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工作到60歲退休,漂漂亮亮地干他一輩子。假如有一天身體撐不住了,有損公安形象了,我會主動提出離開。”

崔光日的事跡經媒體廣泛報道后,各級組織、各界人士都非常關心他的病情。公安部和省、州、縣都十分關心崔光日,千方百計解決他的生活困難,當地政府為他妻子解決了公益性工作崗位,調換了方便出入的住房。今年417日,崔光日在浙大一院接受了高難度的開胸心臟冠脈搭橋手術,93日凌晨,崔光日又順利完成了腎移植手術。現在身體正在恢復,各項指標正在逐漸趨近正常。

提起老崔,妻子沈英愛說不出更多的大道理。可她為了掙錢給他治病,曾遠赴韓國務工;她清晰地記得老崔每次手術的時間和過程,并具體到幾點幾分;她一遍遍地替老崔感謝每個幫助過他們的人。這是一種多么深厚的愛,更是他們相互支撐、相濡以沫的生動寫照。

久違的崔光日又出現在大家面前。一身筆挺的警服,兩排金光燦燦的勛章,還有洪亮的嗓音,爽朗的笑聲。

簡潔有力的敬禮,映射著他對人民警察這個職業的熱愛和癡情,他用堅毅和頑強書寫的人生篇章又翻開了新的一頁……(孫春艷 黃鷺)

責任編輯: 丁睿智

wordpress主題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