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微也足道】漢字的無窮妙趣與博大精深:無情對

來源:通化市紀委市監委 發布時間:2016-02-17 11:04 字體顯示:

? ? ?有這樣一個故事:一日,張之洞在陶然亭會飲。其間,以對對聯來佐興。有賓客出上聯“樹已千尋難縱斧”(也有版本作:樹已半枯休縱斧),張之洞對曰“果然一點不相干”。

  細看這對聯,“果”對“樹”,兩者都是物;“一點”對“千尋”,都是量詞;“干”在古代有盾牌、兵器之義,對“斧”,兩者都是器物;還有“然”對“已”,“不”對“難”、“相”對“縱”。雖然上下聯意思迥異,毫不相干,但卻字字相對。這,就是無情對。

  無情對,也被稱為“流水聯”。用《清稗類鈔·流水聯》中的話來說,就是“對聯僅對字面,而命意絕不相同”,這種對聯,只求上下聯的平仄與對仗相合,不管內容上有沒有聯系。

  接上面張之洞的故事。那天還不止這一個無情對。當時有人出對“欲解牢愁惟縱酒”,張之洞對“興觀羣怨不如詩”。這個對聯,也是無情對。“解”與“觀”皆為卦名,“愁”與“怨”皆從心部,最妙者在“牢”與“羣”(同群),“牢”字之下半為“牛”,而“羣”字之下半為“羊”,如此工整,卻毫無瓜葛。

  張之洞出上聯“陶然亭”,讓眾賓客也對個無情對,有人就說:“若要無情,非閣下姓名莫屬矣。”即“張之洞”。“張”對“陶”,都是姓;“之”對“然”,都是虛詞;“洞”對“亭”,都是物。但是“陶然亭”是地名,“張之洞”是人名,精妙如此、無情如此,真是妙趣橫生。

  細究無情對的特點,是以借對取勝的。什么是借對?就是在用一個詞語的一種意義時,又借用了它的另一個意義來相對。舉個例子:宋代龔明之的《中吳紀聞》中記載了這樣一副對聯——雞冠花未放,狗尾葉先生。自注說這是嘲葉廣文,即是對葉廣文的一個玩笑。據此可見,“葉先生”指的是葉廣文,但在這副對聯中,“葉”是對“花”,“先”是對“未”,“生”是對“放”,“先生”并不是我們現在說的先生,而是先一步生長之意。這就是借用了“先生”的另一個意義,來對上聯,而意義諧謔。同樣的還有“庭前花始放 閣下李先生”。

  早在唐代,無情對就已經產生了。《全唐詩話》中記載溫庭筠曾以“蒼耳子”對“白頭翁”。“白頭翁”和“蒼耳子”都是中藥,除此之外各不相干,但正好字字相對,構成一個三字聯。這樣與中藥名有關的無情對還有許多,據清代梁章鉅的《巧對錄》中記載,有一位醫士自夸擅長對對子,正好在一位官員家做客。官員用大緞裁衣,就指著緞對醫士說:“一匹天青緞。”醫士立馬對曰:“六味地黃丸。”官員大喜,便請醫士到院中游賞,又出上聯“避暑最宜深竹院”,醫士也是馬上對上“傷寒莫妙小柴胡”。突然一陣花香飄過,官員適時出上聯“玫瑰花開,香聞七八九里”,醫士又立刻反應過來對曰“梧桐子大,日服五六十丸”。這位醫士皆以中醫中藥對上聯,雖意思相去甚遠,但工整非常,可謂妙矣,在場之人均撫掌大笑。而與唐代溫庭筠的三字聯相比,也更多了趣味性和妙意。

  雖有無情對,亦存妙趣心。無情對的產生,一開始是單純的為了對仗,內容如何不說,只要對上就可以。但發展到后來,無情對就慢慢成為一種趣巧的對聯,有著漢字無窮的妙趣,而非單單是為對仗而對仗了。無情對之所以是無情對,與漢字的博大精深有著極大關系。正是因為有了漢字的多義性,才有了對仗工整卻各不相干、但又蘊含著無限妙趣的無情對。

責任編輯: 網站管理員

wordpress主題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