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高貴運動”曝黑幕 管理機構“不作為”

來源:通化市紀委市監委 發布時間:2016-02-18 17:32 字體顯示:

繼足球、板球領域相繼鬧出假球風波后,網球,這項被稱為“高貴運動”的項目也曝出丑聞。1月18日,一些國際知名媒體援引匿名舉報者的資料稱,16名曾躋身世界排名前50的網球選手過去多年來涉嫌參與假球。

  一時間,流言四起。多名網壇名將面對外界的猜測和質疑,紛紛要求公開假球選手名單。

  不少人批評網球協會無所作為,以致鬧出假球丑聞,呼吁徹查黑幕、整頓賽風。

  假球風波 批評網協不作為

  英國廣播公司和美國新聞聚合網站BuzzFeed1月18日爆料稱,過去10年間,16個曾躋身世界網壇前50名的選手涉嫌多次參與假球,而網球協會的官員卻對此無所作為、放任假球泛濫。

  丑聞爆發當天,恰逢2016年澳網公開賽開幕。人們的目光迅速聚焦在這個已有100多年歷史的網球四大滿貫賽事之一,猜測究竟會有哪些熟悉的面孔卷入丑聞當中。

  據BuzzFeed稱,在16個涉嫌假球的網球選手中,包括一名大滿貫得主在內的8人參加了本屆澳網公開賽。先前溫布爾登網球錦標賽中,至少3場比賽被懷疑假球。

  英國廣播公司和BuzzFeed網站援引匿名爆料人的調查資料報道此事,但由于無法獨立獲取相關網球選手的銀行賬戶、電話記錄等資料作為佐證,因而均選擇不曝光這16人的身份。

  面對外界質疑,國際網球聯合會、男子職業網球協會、世界女子網球協會等發表聯合聲明,否認掩蓋證據、不作為等指控,強調自2008年組建網球公正性調查小組以來在打擊假球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

  男子職業網球協會主席克里斯·克莫德介紹,網球公正性調查小組已對18起違規事件進行了定罪和處分,其中包括做出了6起終身禁賽的處罰,“我們會調查任何新的情況,我們也一直在這樣做。我們所有的網球人都絕對致力于清除這項運動中任何形式的腐敗”。

  不過,國際體育安全中心官員克里斯·伊頓批評說,網球公正性調查小組作為一個反腐機構,本身缺乏公開透明,組織架構和辦事流程亟待改革。在打擊假球方面,網球公正性調查小組過度依賴賭球分析模型,而實地調查不足。

  伊頓指出,就賭球而言,網球的受歡迎程度僅次于足球、板球,隱藏著巨大的利潤空間。盡管操縱網球賽事結果所賺取的利潤,“不像操縱足球、板球比賽那樣豐厚”,但金額仍然不容小覷。此外,與隊員眾多的足球賽相比,網球比賽涉及的選手人數相當少,往往賄賂一名選手便可搞定比分,也增加了假球風險。

  據伊頓了解,歐洲、俄羅斯等地尤其盛行賭球,人們通過電腦和智能手機便可對網球比賽結果輕松下注。

  流言四起 呼吁徹查黑幕

  不少人擔心,繼國際足球、板球賽事相繼曝出假球風波后,如今網壇也曝出假球丑聞,可能會令這項“高貴運動”名聲受損。一名前職業選手稱,這對網壇而言是一個“叫醒服務”,網球協會應立即推行整改,積極革除弊病。

  國際體育安全中心官員伊頓表示,賭球分析模型顯示,職業網壇的上層選手薪酬豐厚,受賄幾率小,假球風險最低;中下層選手收入不高,相對而言更易發生假球情況。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球報道員拉塞爾·富勒觀察,排名在世界前200名之外的網球選手,每年獲取的獎金很難超過5.7萬英鎊,何況還要扣除教練、差旅等費用,可謂相當拮據。由此可見,“中下層網球運動員更容易受到誘惑”。

  網壇曝出假球丑聞后,一時間猜測紛紛,正在參加澳網公開賽的選手們飽受流言干擾。隨后,安迪·穆雷、羅杰·費德勒等網壇名將呼吁公開假球選手名單,徹查黑幕。

  世界排名第一的塞爾維亞網球選手諾瓦克·德約科維奇1月20日賽后接受媒體采訪時,被問及2007年巴黎大師賽期間是否故意輸給法國選手法布里斯·桑托羅。德約科維奇否認打假球,對眼下這種流言四起的局面表示無奈,“今后勢必會冒出很多說法,但充其量只是猜測”。

  “我能說什么呢?那場比賽是我輸了,”德約科維奇說,“任何人都能就那場比賽編造一個說法。任何一名頂級選手如果輸掉比賽,都能被編造出一個說法。我認為這很荒唐。”

  德約科維奇透露,他先前在俄羅斯參加一場比賽時,曾被人試圖行賄20萬美元打假球,但他嚴詞拒絕。

  瑞士網壇名將費德勒1月18日在賽后新聞發布會上說,媒體報道稱“一名大滿貫得主”卷入假球風波,卻未透露具體姓名。人們不禁猜測,“是選手本人(卷入此事)?還是其支持團隊?是哪名選手?是以前的事么?是雙打選手,還是單打選手?是哪屆大滿貫?各種說法鋪天蓋地。”

  不少網壇選手贊同費德勒、穆雷等人的觀點,認為如果不公開假球選手名單,會導致人們肆意猜測,給正直的網球選手造成負面影響。

  曾三度進入大滿貫決賽、兩度摘取奧運會金牌的美國網球女選手瑪麗·喬·費爾南德斯說,假球風波“令網壇蒙上了濃重的陰影……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此事,希望能抓住這次機會推行改革。我們需要曝光假球選手名單”。

  曾奪取18個大滿貫冠軍的馬丁娜·納夫拉蒂洛娃在“推特”微博客上留言說:“我們需要事實,不需要臆測。”

  美國網壇名將安迪·羅迪克在“推特”上寫道:“在一個充滿曝光和社交媒體泛濫的時代,我相信秘密是藏不住的。”

  灰色地帶 隱藏巨大利潤

  澳大利亞南十字星大學教授薩莉·蓋恩斯布里介紹,不少博彩公司在小型離岸區域運營,各國政府難以有效管轄,而統計該行業的利潤規模也面臨挑戰。

  “存在著很大一片‘灰色’的離岸市場……各國政府根本不可能對處在偏遠管轄區的博彩公司進行有效監管,”蓋恩斯布里說,“再加上很多賭球活動屬于非法進行,我們很難準確統計其中究竟牽涉多大數額的資金。”

  曾供職于英國立博博彩公司的咨詢顧問帕特里克·杰伊估算,全球體育賽事博彩市場總額大約1萬億美元,過去5年間翻了一番,預計今后五年內還可再翻番。澳大利亞政府的估算總額更高,預計在3萬億美元左右,其中90%屬于非法。

  一些觀察人士表示,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正在飛速改變全球賭球活動的格局,為該行業注入大量資金流,一定程度上助推了與假球有關的腐敗行為。

  隨著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的普及,賭球不再受地域限制,而彩票銷售點甚至變身為資產上億的“科技公司”,不斷研發新的手機應用軟件,推出復雜的算法,再推銷給更多地區的更廣泛人群。

  博彩行業咨詢師斯科特·弗格森說:“人們不再受地理位置限制,不再局限于一家博彩公司。每天,世界各地都在舉行各種體育賽事,我們坐在客廳里用智能手機便可獲取一切。”杰伊介紹,除了資金交易,“人們還可用積分下注”,其交易痕跡遍布全球。

  賭球活動中有不少空子可鉆,成為滋生腐敗的溫床。蓋恩斯布里舉例說,人們在網球比賽進行過程中仍可利用手機應用下注,而網球選手可能被收買而故意輸掉某一局或某一盤。一些情況下,如果網球選手僅被要求輸掉某一局、而非整場比賽,則思想負擔相對較輕,就很容易同意打假球。

  隨著假球丑聞發酵,費德勒、穆雷等網壇明星還提出質疑,本屆澳網公開賽的贊助商之一,正是歐洲最負盛名的博彩公司英國威廉希爾公司。按照穆雷的說法,“這有點兒虛偽,因為網球選手不得接受博彩公司贊助,而網球賽卻可以。我不明白這套機制要如何運行”。德約科維奇同樣認為,這是一條“微妙的界線”,令人感到不安。

  目前,歐盟各國以及澳大利亞均認識到對體育博彩監管不足,已著手修改相關法律。(特約記者 楊舒怡)

責任編輯: 網站管理員

wordpress主題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